黄洋父亲收到投毒者道歉信:口气像辩护律师


 发布时间:2021-03-05 15:38:58

中新网1月8日电今日上午10时,上海高院将对“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进行公开宣判。去年2月,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2013年4月,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他人投毒后死亡,犯罪嫌疑人为其室友林森浩。201

视频截图复旦投毒案被告否认因琐事杀人 称只想整人不想夺命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备受关注的复旦大学投毒案今天上午9点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被告人林森浩被指控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今年4月11号,上海市公安局接复旦大学保卫处报案,复旦2010级医科研究生黄洋自4月1号引用寝室饮水机的水之后,身体不适,有中毒迹象,正在医院抢救。上海警方经现场勘察和调查走访,锁定黄洋同寝室的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4月16号,黄洋不治身亡。

父亲黄国强4月3日前往上海,当晚他去黄洋的寝室住,第一次见到了被告林森浩,“他正在书桌前看书,个子高高的,挺文静的。”黄父还问到他俩的关系怎样,“林称‘挺好的’。”之后,两人就没有过多交流。黄父看了看饮水机,上面没有水桶,就问林森浩,黄洋的水壶是哪个,之后就去打水洗漱。第2次被告买水果到医院看望黄洋第二次见林森浩是在医院,据黄父回忆,当时林森浩买了香蕉和另外两个同学一起来医院看望黄洋。由于人多,这次他们没有交流。

2013年3月底,林森浩决意采取投毒的方法杀害黄洋。林森浩辩解:自己和黄洋并无严重冲突,只是一个愚人节整人的巧合。“当时愚人节要到了,黄洋拍着我同学的肩膀说他要整人,我在一旁玩电脑,心里想着那我也来整你一下吧。我只想让他难受一下而已,以为只是一个病理过程,没想到会死亡。以前做实验时大部分老鼠都没死,熬过去就好。”同学证言:黄洋和林森浩之间确因“生活琐事”产生过矛盾:“黄洋外向、有主见,且爱干净、较强势,林森浩比较内向,且记仇、顾家。

而围绕“年轻人究竟怎么了”的讨论与隐隐的痛感,则会让更多人为此心情沉重,辗转反侧。这再度提醒告诫人们,“保守你的心,胜过保守一切”是多么的重要。冲动和愤怒,如果不能在人心中被制伏,就一定将如同脱笼而出的狮子,四处巡行,寻找可吞噬的人。复旦投毒案如检方所指控的,因为一点琐事纠纷而酿此大祸,被告人林森浩恐怕存在相当严重的人格缺陷,尤其是在恪守道德与法律以及为人处世中的进退失据。首先,这当然是人的内在修养必然要面对的功课,也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常说的与人为善,而不是睚眦必报,这样的个人修养也应该是无论身处任何社会情境下,都不应该放弃的行为准则。

黄洋住在复旦大学枫林校区西苑20号楼421室,宿舍里本来有三个研究生同学。神经外科专业的葛俊琦3月29日起就没在宿舍住,影像医学与核医学专业的林森浩正在中山医院超声科实习。吴鑫铭回忆,回宿舍的路上,黄洋说,他早上起床后,习惯性地喝了口饮水机里的水,感觉有股异味,便吐了出来,可已经咽下一小口。上午去图书馆自习期间,黄洋发烧、恶心,吐了很多次,不得已中午自己到医院来看病,但医生也不能确定病因。记者了解到,该情况黄洋也曾向多名同学叙述过。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今天上午10点,“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进行二审。去年4月,上海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他人投毒后死亡。犯罪嫌疑人为被害人室友林森浩,投毒药品为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今年2月18号,案件一审宣判,林森浩因故意杀害室友黄洋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被告人林森浩提起上诉。今天上午,被告林森浩身着一件黑色夹克入庭,入庭的时候,手上还戴着戒具。从记者注意到,昨天下午在路过法院门口的电子通告栏的时候,下面滚动着开庭的情况,不少路过的人,都会抬头看一眼然后继续匆匆走过,但是每当屏幕上滚动到“上诉人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的时候,过路的行人都会站住多看一会儿。

初次尝试,因为稀释比例掌握不好,导致一只大鼠死亡。随后的实验中,70只大鼠,有10只因为肝衰竭死亡。林森浩根据相关实验,撰写了多篇学术论文。他在3月18日定稿的毕业论文,也与这一系列实验内容相关。林森浩在法庭上称,实验剩下的N-二甲基亚硝胺还留在中山大学11号楼影像医学院204室,但自己没有钥匙。3月31日,他找到博士生吕鹏,借口自己到204室查看东西,让吕鹏带着自己到204室,发现实验留下的原液,还在屋里左手边的柜子中。

图说:庭审中,林森浩一度情绪失控,低头痛哭。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 萧君玮 摄庭审现场,林森浩一度情绪失控,低头痛哭。“我是一个很‘空’的人,我没什么价值观。”林森浩说。他回忆,3月31日晚,黄洋回来得比平时晚。4月1日早,林森浩听见,黄洋喝了口水,然后很快吐了出来,说“像鱼骨头卡住的感觉”。随后,黄洋将饮水机和水桶拿去盥洗室清洗,之后将水桶倒扣在地上。因为害怕黄洋问自己,林森浩一直在装睡。等黄洋走后,林森浩刷牙后就离开寝室。

也许只有这样,他才能离黄家人更近一些。伴随着道歉引发出来的是有媒体报道称林父围堵黄洋父母。“我做也是错,不做也是错,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林父告诉新民网记者,自己的很多行为和言语被媒体误解报道了,就好比他根本没有围堵过黄洋的父母,他去只是想真心道歉。四处筹钱希望能在经济上补偿黄洋父母谈及家中的现状,林父用“很不好”来形容。林森浩是家中长子,还有4个弟妹,事情发生后,林家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悲痛中。林森浩的母亲因患有心脏病,至今还不知道一审的判决结果。

亳县 刘小丽 局医

上一篇: 还手机还劝其防盗 女大学生遇上“良心小偷”

下一篇: 海南儋州出台奖励办法 举报党员干部最高奖2万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抚顺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09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