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今开审 林森浩被控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


 发布时间:2021-03-04 04:54:56

当天17时50分许,林将上述物品带至421室,趁寝室无人之机,将二甲基亚硝胺投入室内的饮水机内,而后将试剂瓶等物品连同黄色医疗废弃物袋带出宿舍楼予以丢弃。4月1日上午,黄洋从饮水机中接取并喝下已被林森浩投入二甲基亚硝胺的饮用水。之后,黄洋发生呕吐,并于当天中午前往中山医院就诊。次

焦点3 神秘短信谁发的?4月1日晚黄洋发病后被送至中山医院就诊。入院后,病情加重,先后出现昏迷、肝功能衰竭等症状。饮水机和水桶送检后未检出毒物,医院组织了多次全市专家会诊,也未发现病因。4月9日,黄洋的师兄孙某收到“神秘短信”提醒注意一种化学药物——二甲基亚硝胺,黄洋中毒的毒源方被确定。这个短信是谁发的?在昨天的庭审中,黄洋和林森浩的室友葛某在证言中表示,这个短信是他发的,“我回宿舍偶遇黄洋,知他喝水后不适,孙师兄带他去医院检查,我也一同去了”。

刚刚过去的春节,黄国强夫妇家里再也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家里也没有置办年货。“今年过节到黄洋的姨娘家过的。”黄国强说,“复旦投毒案”发生后,他们一家都在等待凶手受到应有惩罚的那一天。对于未来的生活,没有过多的考虑。对于林森浩在庭审时说自己是因为愚人节的玩笑下毒一说,黄国强表示自己完全不能理解。“开玩笑哪有这种开法嘛!”谈到这里,黄国强脸上满是愤怒和不解,他的手机里还有两条来自广东汕头的短信。“发短信的人说他是林森浩的父亲,希望寻求原谅,但短信里还是说林森浩是因为愚人节开玩笑铸成大错的。

检方指控,林森浩与黄洋居住在同一寝室内。林森浩因琐事与黄洋不和,逐渐对黄怀恨在心。2013年3月底,林森浩决意采取投毒的方法杀害黄洋。3月31日下午,林森浩从其实习过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得装有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将剧毒化学品全部注入宿舍内的饮水机中。次日上午,黄洋从饮水机中接取并喝下已被注入了剧毒化学品的饮用水。之后,黄洋即发生呕吐,赴医院治疗。4月16日,黄洋经抢救无效死亡。

原告方赵林森本人并未出庭,代理人为四川华敏律师事务所律师陈小虎,被告方出庭人员为成都天力保险代理有限公司的法务律师。赵林森一方的律师陈小虎告诉记者,赵林森一方向被告提出了3项诉讼请求,分别是要求对方承担本次诉讼费用,并向对方提出5000元精神损害赔偿,以及要求对方向赵林森公开赔礼道歉。自己向法庭提交了由赵老师自己收集到的两段手机录音及一份手机通话记录。在录音中,分别可以听到赵林森和两名女性的对话。在第一段录音对话中,一女性声音问:“哪个骚扰到你了嘛?听不听得见我说话嘛?你难道愿意我这样一直挂一直打吗?”而在另一段录音中,另一自称公司业务人员的女性声音对赵林森说:“那你给我一个准确的话,说你到底买不买嘛,不买我就给你注销了,你到底买不买嘛?”赵老师:“你给我注销。

中新网上海11月27日电(记者陈静)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27日公开开庭审理广受各界关注的“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被指控涉嫌故意杀人。当天的庭审从9点半开始,持续到傍晚6点半。林森浩投毒动机是什么、他是否蓄意杀害室友,成为当日庭上控辩焦点。当天一早,法院外便排起长队,包括复旦大学法学院学生在内的众多社会人士均赶来听庭。被害人黄洋家人也旁听庭审,她们不停地拭泪。被告席上的林森浩身着迷彩马甲。根据检察机关的指控,林森浩与黄洋均为复旦大学学生,居住在同一寝室内。

其中有一个原液瓶,旁边还有一支注射器,里面存留着实验剩下的原液。据公安机关调查,原液瓶是100ml的容量,其中原液存有50ml。该结果由林森浩签字确认。因为吕鹏在,林森浩没有马上下手取原液。过了一会儿,吕鹏到核磁共振检查室工作,林森浩又借口要去取东西,拿了个黄色的医疗用废弃袋,找吕鹏要了钥匙,自己去204室取了装有原液的瓶子,并带到自己实习的中山医院超声科,放在角落里。林森浩在法庭上称,曾想过投放原液的地点,考虑到黄洋的水杯是白色的,黄色的原液投放太明显,最终选择了向饮水机下手。

乐海 终级 傅青主

上一篇: 全国政协章程修正案 廉政建设

下一篇: 海南临高县纪委原副书记陈廷防被“双开”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抚顺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097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