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林森浩的法制意识和法制观念


 发布时间:2021-03-02 06:54:02

在二审最后陈述阶段,林森浩再次向黄洋亲人和自己父母致歉。林森浩:在这里,我向黄洋父母亲人及我的父母家人道歉,我希望你们不要因为我成为对立面。如我侥幸能活着出去,我一定会好好补偿黄洋家人。如果我走了,我希望你们都能走出阴影,好好活下去。一次投毒,两家悲剧。无论最终结果如何,都是一件

7日截至上午11点,小王的有效推销时间仅有30分钟,还被一个客户“骂”了7分钟。11时17分,她拨通了赵林森的电话,对方听完介绍,未应答直接挂断了。小王觉得“生气”,于是,五分钟内连续给赵林森拨去了19个电话。但对于12日那两个电话,小王称“不是我打的。”公司人员查出12日与赵老师通话是另一名业务员小伍,对于为何要诅咒赵林森,小伍说:“因为和男朋友吵架了,心情不好。”赵老师表示:“我感觉是这个公司的运营模式存在问题,所以我要起诉这家公司。

跟一审一样,林森浩坚持认为自己投毒是出于“愚人节”的玩笑,要“整一整”黄洋。在今天的庭审中,对于投毒后的心理状况,林森浩用了“后怕”、“好奇”等词语描述。他说,当时因为后怕所以事后做出了“稀释”的行为,也查了所投毒剂的相关资料,以求心理安慰。不过,林森浩不阻止事情发生却是出于一种“好奇”心理,他想看黄洋对此事件的态度,根本没考虑喝了毒水之后的反应。“我没有杀人动机,而且对案件的一些事实有更正。”林森浩今天在法庭上表示,他在投毒后发现饮水机内的水看起来油黄,于是用自己的刷牙杯将饮水机内的水舀出来两三次。

黄国强说,黄洋遗体去年12月19日已经火化,21日安葬于荣县当地公墓。“今年春节大年夜,我们老两口只看了一会春晚就睡了。往年过年都放鞭炮,今年一个也没放,没有一点心思,很凄凉!”“为给儿子讨说法,我们一共7次来上海,光有发票的花费就有11万多元,东挪西借,欠了一屁股债。”黄国强说,爱人身体一直不好,“这个家都不知道咋过了”。黄国强的手机里保存着两条短信,短信均在去年11月27日的庭审结束后收到,发信人自称是“森浩的父亲”。短信上称,“我那个不肖子,因未经世事,考虑欠缺,铸成大错,对您一家的伤害太重。我再次表示歉疚,也表痛心,并向黄洋表示哀悼。几个月来,我家同样没有一天好日子过。(有删节,记者注)”。对于短信,黄国强均未回复,因为他认为“这是在为林森浩辩护”。回拨发信人号码,一直无人接听,对发去的短信采访,“森浩的父亲”也未回复。

证人吕某证实,实验结束后,剩余的约75毫升二甲基亚硝胺等存放于204实验室一柜子里,林森浩知道试剂存放的位置;另一证人证言证实,2013年3月31日下午,林森浩两次到204实验室,第二次去时,林还向吕要了一只黄色的医疗废弃物袋;证人盛某的证言和相关监控录像等证实,林森浩于2013年3月31日17时41分至47分,持一只黄色医疗废弃物袋与盛某返回宿舍楼。林森浩向421室饮水机内投入二甲基亚硝胺。多位证人的证言分别证实,因怀疑黄洋中毒,他们于2013年4月4日、4月7日,先后将黄洋喝过的水、使用过的杯子以及黄洋的尿液、血液等物送去检测;司法鉴定科学技术研究所司法鉴定中心《检测报告书》证实,所送饮用水中检出二甲基亚硝胺成分;上海市公安局文化保卫分局刑事侦察大队《情况说明》及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检验报告》证实,送检的饮用水、421室的饮水机和相关饮水桶出水口封装盖上均检出二甲基亚硝胺成分。

曾有传闻称两人追过同一名女生,林森浩因失败而嫉恨黄洋,对此林森浩当庭否认。辩方证人:非中毒身亡庭审中,林森浩情绪起伏较大,数次哽咽不能作答。在下午的质证阶段,控辩双方围绕二甲基亚硝胺的致死剂量和黄洋的死因展开辩论。林森浩的辩护律师认为,有关鉴定报告提出“口服半数致死剂量”是每千克37毫克,但林森浩用每千克50毫克的剂量注射70只大白鼠,有58只存活,这个报告站不住脚。检方认为,不能这么机械地看问题,人和大白鼠是不一样的。辩方律师还邀请北京的法医专家出庭,推出“黄洋系爆发性乙型病毒型肝炎致死”的论点,试图推翻此前对黄洋中毒身亡的鉴定意见。然而,检方也请出相关鉴定专家作为证人出庭对质。庭审持续了一天。法庭将择日宣判。(记者 陈琼珂)。

“每年春节,洋洋都会回老家过年,全家十几口人一起吃年夜饭。今年,洋洋没回来,缺席了,但家里还是给他准备了一副碗筷”,黄洋的父亲对记者说,他至今仍觉得孩子只是出门一段日子,“终归会回来的”。而在林森浩的老家广东汕头,林家也度过了一个20多年来最凄苦的除夕夜。林母从林森浩出事起,就卧病在床。即便是大年夜,也粒米未进,一直在哭。当昨天判决结果出来后,林母就被送往医院急救。据与林父一起来上海的亲戚介绍,是“心脏病犯了”,“我们担心她撑不过去”……“这个判决里,没有赢家”,黄洋的师姐如是评价。

但是,林森浩在学校做了一些好事,不是一个凶残的人,从情理上讲,希望能给他一次机会重新做人,请求法院不要判其死刑立即执行。同学们表示愿意代黄洋尽孝,尽一切力量帮助其父母。“我们也不想干扰法院的判决,但是希望能从情理上讲减轻对林森浩的判决”,希望法院能够慎重判决死刑,尽量减少死刑的用刑。另一位签名的学生认为,从人情的角度来说,黄洋的离开已经让他们非常难受,他们不想再失去林森浩,“我们不能为了惩罚一个人而必须剥夺他的生命”。

胡书孝 劳动态度 出栈

上一篇: 行政法法律文书对应法条依据

下一篇: 校园餐饮食品安全护校行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抚顺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25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