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林森浩道歉信被指系旧作 黄家不原谅


 发布时间:2021-03-02 09:35:58

公诉人询问被告人林森浩:白色的,这个意思是。林森浩:太显眼。公诉人询问被告人林森浩:放进去的话会很显眼是吗?林森浩:对。因为你这个液体是黄色的。解说:下毒后,林森浩就把装二甲基甲酰胺的袋子和其他废弃物扔到宿舍旁边楼梯口的垃圾桶里了。林森浩:因为黄色的医疗废弃物袋很明显,所以我就只

黄洋住在复旦大学枫林校区西苑20号楼421室,宿舍里本来有三个研究生同学。神经外科专业的葛俊琦3月29日起就没在宿舍住,影像医学与核医学专业的林森浩正在中山医院超声科实习。吴鑫铭回忆,回宿舍的路上,黄洋说,他早上起床后,习惯性地喝了口饮水机里的水,感觉有股异味,便吐了出来,可已经咽下一小口。上午去图书馆自习期间,黄洋发烧、恶心,吐了很多次,不得已中午自己到医院来看病,但医生也不能确定病因。记者了解到,该情况黄洋也曾向多名同学叙述过。

焦点三:毒物放了多少,是否能致死除去对死因的新看法,胡志强还对司法检验机构作出的法医鉴定结果提出质疑。“报告只说了在他(黄洋)的尿液中检测到了二甲基亚硝胺,并没有数据支撑说检测到了多少,也没有具体的质谱图。这种定性但不定量的报告等于毫无意义”。他认为,对于一份检验报告不能光看结论,还应该看一系列原始化的数据,尤其是支撑这一结论的质谱图一定要提交法庭,“因为大自然的水里面也会含有二甲基亚硝胺,光检测出来有这个东西,不能说明问题”。

当月19日,上海 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犯罪嫌疑人林森浩。2013年11月27日,该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林森浩与黄洋居住在同一寝室内。林森浩因琐事与黄洋不和,逐渐对黄 怀恨在心。2013年3月底,林森浩决意采取投毒的方法杀害黄洋。3月31日下午,林森浩从其实习过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得装有剧毒化学品二甲基 亚硝胺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将剧毒化学品全部注入宿舍内的饮水机中。

黄洋的父亲黄国强:信里面还不是真诚,还是说是开玩笑的,一直在为他的罪行狡辩,我不接受他的道歉。距离案件发生已经过了六百多天,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说,这么长的时间里,他们试图来到黄洋位于四川自贡的家中道歉。还筹集了钱款准备进行赔偿,但是却一直没能如愿:林尊耀:总是拒绝,也不听电话,我没办法,后来就买一点东西到黄洋的坟上去,敬一下香。没有如愿的背后,是黄洋家拒绝接受道歉。黄洋的父亲黄国强在近日抵达上海后,依然坚决地表示,不会接受道歉和经济赔偿:黄国强:我不接受他的任何道歉,一句道歉都不接受,我要他的钱干什么,他的钱能把我的黄洋买回来吗?因为黄洋的离去,黄洋和林森浩两个家庭都失去了欢笑。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报道,今天上午10点,“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开庭进行二审。去年4月,上海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他人投毒后死亡。犯罪嫌疑人为被害人室友林森浩,投毒药品为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今年2月18号,案件一审宣判,林森浩因故意杀害室友黄洋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被告人林森浩提起上诉。今天上午,被告林森浩身着一件黑色夹克入庭,入庭的时候,手上还戴着戒具。从记者注意到,昨天下午在路过法院门口的电子通告栏的时候,下面滚动着开庭的情况,不少路过的人,都会抬头看一眼然后继续匆匆走过,但是每当屏幕上滚动到“上诉人林森浩故意杀人上诉”一案的时候,过路的行人都会站住多看一会儿。

这个细节,也成为检方认为林森浩“心存仇恨”的证据之一。但今天在法庭上,林森浩称,自己与黄洋关系不错,两人平时还会一起去健身房健身,“出了事了,大家自然而然会把以前很多细节挖出来,但其实我跟他无怨无仇”。除此之外,一份来自两人同学的证言称,“林、黄二人学习成绩差不多,林在科研能力方面还更强一些”。此前有消息称,林森浩或是因为没能考上博士,而妒忌黄洋考上了博士。与前两次开庭林森浩“面无表情”不同,这次开庭,当被问到有没有话对黄洋父母说的时候,林忍不住抽泣落泪。

杨素娟 言礼班 亳县

上一篇: 三个表兄弟蒙面夜劫独行女 三省四地共作案15起

下一篇: 桂粤警方破获跨省蒙面抢劫案 4名团伙成员全部归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抚顺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4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