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5分钟接19个推销电话 被骂不买保险就被撞死


 发布时间:2021-03-03 00:15:07

黄洋父亲:“不会谅解林森浩”6日,距离“复旦投毒案”二审开庭日子还要整整两天,黄洋的家人已经从四川老家赶到上海,这一天已经让他们等了快一年了。黄洋的家人对二审既“期盼”又“担忧”,期盼是因为想尽快结束,让儿子得到安息;担忧是:他们怕二审会有他们不能面对的结果,即“改判”。昨日,黄

中新网12月8日电 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将于今日在上海市高院二审。在今年2月18日的一审宣判中,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林森浩随后上诉,在诉状中否认有杀害被害人黄洋的故意。2013年4月15日,复旦大学校方深夜发布官方微博,该校医学院一名医科在读研究生因身体不适入院,后病情严重,学校多次组织专家会诊,未发现病因。校方遂请警方介入。4月16日,投毒事件受害者黄洋去世。警方经现场勘察和调查走访,锁定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

一审中沉默少语的林森浩,在二审更换了辩护律师,庭审中也更加主动。记者在现场获悉,被告林森浩对一审认定的故意杀人罪罪名有异议,称自己无故意毒害黄洋的动机,并表示投毒后,从宿舍卫生间接水,将液体进行了稀释。庭审一直持续到昨晚12时左右才结束。庭审结束时,林森浩最后说,“如果能侥幸免死,我会好好赎罪,如果不能,希望你们能尽快走出去,好好活着。”黄父:“绝对无法原谅”被害人黄洋父母在开庭前半小时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瞬间就被来自全国各地的媒体团团围住。

有人因此质疑复旦的教育。该校宣传部副部长方明说:“我们也很痛心。我们不能说复旦的教育就是尽善尽美,中国的教育也并不是尽善尽美。”虽然这是一个正确而说明不了什么问题的回应,但这个时候作为官方发言人,方明不这么说又能怎么说?不妨听听另一位复旦人怎么说。复旦大学教授、历史地理学者葛剑雄日前在谈到教育问题时说:中国的教育问题,还是教育的中国问题,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中国的教育问题”是发生在中国的,单纯是教育方面的问题;但“教育的中国问题”,就不单纯是教育的问题,而是在中国有关教育的各种问题。

4月16日,黄洋身亡,4月25日,上海黄浦区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黄洋的室友林森浩。林森浩:我的同学黄洋就在宿舍里说,愚人节要到了,他要整人,边说边猛拍同学的肩膀,我看着他很得意的样子,当时就想,那我就整你一下,正好第二天去我以前实验的地方,也是之前听到有别人讲过,拿毒药搞同学的事情,当时就阴差阳错地做了这么一个事情。林森浩说,黄洋中毒后,自己曾想过请求黄洋家的谅解,但是在得知黄洋的死讯后,头脑一片空白:林森浩:我是到4月21号,从我律师口中才知道他死掉了,当时脑子里面“砰”的一下子,头脑空白,就什么事情不想了。

法院审查了相关物证、司法鉴定、尸检鉴定书、证人证言等证据后认为,林森浩是医学院专业研究生,并参与了二甲基亚硝胺对大鼠的相关实验,有10只大鼠致死,还将其研究成果写入个人硕士毕业论文。他明知二甲基亚硝胺有剧毒,却因琐事和黄洋不合,为泄愤将二甲基亚硝胺投入饮水机,导致黄中毒。在黄住院期间,他故意隐瞒黄洋的病因。因此,林主观上有致其死亡的动机。辩护人辩称其间接杀人与事实不符。是否可以从轻处罚庭审中,林森浩详细供述了自己投毒的过程,并放弃了最后的自我辩护。

“我们什么都不懂,一切事情都交给律师在办,心里只有干着急”,黄国强说,事情发生后,黄家人得到了许多社会热心人士的帮助,他们很感激。昨晚7时许,成都商报记者来到黄国强家里,他和妻子杨国华刚从黄洋大姨家吃过晚饭回来。杨阿姨身体不适已经休息,黄国强独自坐在沙发上收拾衣物。“东西带多了不方便,简单最好。”黄国强只带了几件衣物和部分日用品,一个小箱子就能装完。黄国强告诉记者,今年在黄洋的姨妈家吃年夜饭,没有洋洋的年夜饭,少了许多愉快的话题,没有了欢声笑语。

庭 审焦点1:怎么投的毒?公诉人:你为什么要把二甲基亚硝胺投入饮水机,不直接投入黄洋的饮水杯呢?被告人林森浩:黄洋的水杯我是知道的,白色。公诉人:白色的,这个意思是?被告人:太显眼。焦点2:是否主观故意?黄洋病情恶化后进医院,林森浩此时实习,黄洋让林森浩给他做了B超检查公诉人:你具体给他做了什么部位?被告人:我给他做了胃以及肝脏。我说胃应该是没问题的,然后我补充了一句,这个肝脏也没问题,然后随即意识到自己说多了。

“复旦投毒案”二审开庭 投毒动机等成辩论焦点二审开庭前的一个雨夜,本报记者辗转在上海一处普通的廉价旅社里找到被告人林森浩的父亲林尊耀。消瘦的脸庞、黝黑的肤色,这位来自广东汕头的淳朴老人,有着典型中国农民的耿直——“我打死也不信儿子会故意杀人”。在儿子出事一年多后,这位“父亲”第一次敞开了心扉,将诸多之前埋藏在心中的苦涩和实情,向记者娓娓道来……8日上午10时,广受关注的复旦大学投毒案二审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第五法庭公开审理。

而对于投毒前后林森浩在网上多次查二甲基亚硝铵的信息,林森浩称主要是为了写论文所用,而投毒后查询,则是为了求得一种心理安慰。但在被问到为何在查询到二甲基亚硝铵会导致肝损伤后,还没有中止行为?林森浩的解释是自己这样做只是因为好奇心理,没有考虑过后果,更从未想过黄洋会因此死亡,“当时也是好奇心压过了其它念头,就想看看黄洋在知道后,会有什么样的应对态度。”林森浩模拟演示投毒过程但并未有“稀释”动作针对林森浩的自辩,黄洋一方的代理律师和检方并不认可。

积维 花空 武生

上一篇: 法制办加强宗教干部执法培训

下一篇: 三年级上册校园住宿安全教案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抚顺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52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