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即使再恨林浩森,他的权利也应捍卫


 发布时间:2021-02-25 23:54:28

当天23时许黄洋回到宿舍倒头便睡。次日上午八时许,躺在床上的林森浩听到金属调羹和瓷杯的敲击声--他知道黄洋喝水了。由于二甲基亚硝胺有刺鼻气味,黄洋喝了一口便感觉味道不对,虽使劲干呕,仍有部分毒水进入体内。谎称和同学有约,林森浩离开了宿舍。去图书馆自修的黄洋呕吐了十几次,直接到医院

斯伟江:(胡志强)他是我们找的,我们拿到这些病历后需要找法医专家来看,这中间有没有问题,找的他,他也是比较不错的,资深的法医嘛,最后是不是算,我也申请法院进行重新鉴定。从2013年4月16号黄洋去世,到今天(8日)二审宣判已经是第647天,期间黄洋的父母不止一次坚决表示,绝不会原谅林森浩。黄洋父母:我们最怕我们提出的意见法院不回答,如果这些疑点判决书中不回答,那这个判决我们是不满意的。但是这一系列的事件已让黄洋和林森浩两个家庭伤痕累累。

师生同窗之情,自古以来是最纯洁珍贵的,投毒置人于死,是极其恶劣的禽兽行为,永远被人唾骂。林森浩应终生忏悔、内疚、自责。因此,必须接受法律的严惩,是应有之惩罚。但我们认为他不是多次杀人、多次伤人的极为凶残的人我们请求法院不要判林森浩同学死刑立即执行。林森浩投毒,导致同学黄洋死亡,其罪严重,后果惨重。林本人必须痛彻心扉地忏悔,如果得以生存,应以一切办法为受害者父母尽孝、赎罪。让全社会从中汲取教训,绝对不能再发生此事。

黄洋的父母已到上海导读:复旦大学投毒案受害人父亲黄国强证实,在黄洋留下的手机里,曾有3月份给林森浩的短信,要求林森浩给宿舍饮水机换水。还有一条林森浩的回复,称自己吃水很少,不想分摊水费。“双方的矛盾肯定不只是买水那么简单。”开庭前一天,黄国强这样对北京青年报记者说。复旦大学投毒案今日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预计庭审持续一天时间。据介绍,审理该案的审判长王智刚曾是轰动一时的“杨佳袭警案”的审判长。今年4月,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在寝室中毒后死亡,同室学生林森浩涉案被捕。

检方指控,林森浩与黄洋居住在同一寝室内。林森浩因琐事与黄洋不和,逐渐对黄怀恨在心。2013年3月底,林森浩决意采取投毒的方法杀害黄洋。3月31日下午,林森浩从其实习过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得装有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将剧毒化学品全部注入宿舍内的饮水机中。次日上午,黄洋从饮水机中接取并喝下已被注入了剧毒化学品的饮用水。之后,黄洋即发生呕吐,赴医院治疗。4月16日,黄洋经抢救无效死亡。

当晚,黄洋留在急诊留观室治疗,血小板一直在下降。孙希才看病情严重,电话通知了黄洋远在四川的家人。4月3日下午,黄洋被转到ICU,但病因仍不确定。医学院的同学们都感觉不像是普通的食物中毒,孙希才提议进行毒物分析。王欢等同学在警方的笔录中称,医生提供无菌容器和委托书,和同学们分头搜集黄洋的尿样、血样、水样,由同学联系专业的毒化检验中心检验,但并未监测出结果。黄洋的父亲黄国强在晚上8点多赶到上海,去ICU看了看黄洋,然后到黄洋所在的宿舍住下,见到了林森浩。

据媒体报道,林森浩的这封信共1548个字,分8段,由黑色水笔书写。据了解,由于无法向黄洋的父母当面道歉,林森浩便书写了一封道歉信,希望通过代理律师转交给黄洋的父母,但遭到黄洋父母的拒收。林父:曾三次当面道歉被拒对于外界质疑他们为何不及时出来向黄洋家人道歉,林父用“种种原因”概括。林父告诉记者,最初他并不相信儿子会杀人,直到在庭上看到儿子,再到宣判,他才渐渐地接受黄洋因儿子而死这个事实。之前,本来想和儿子沟通后再看看如何应对,可没想到,事情就这样耽搁了。

对话黄父>>希望维持原判 一家人早日走出伤痛对于二审宣判的日期,昨日下午3点,黄洋父亲黄国强也从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唐志坚处电话获得了此信息。昨日下午5点,黄国强在接受华西城市读本记者电话采访时表示,接到消息后立即准备前往上海,“目前还没订到票,但争取要赶在7日前抵达上海,要去听宣判结果。”从事发到现在,黄国强夫妻俩多次往返上海。这对年迈的老人,身体也大不如从前,都因疾病在服药。一直支撑他们的,就是要为儿子“讨回公道”,希望“惩凶追责”。

毛家 李晓军 罗霄

上一篇: 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的良好开端

下一篇: 中国平安保险海外上市原因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抚顺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098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