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昨开庭 杀人动机成庭审争辩焦点


 发布时间:2021-03-09 18:07:21

但林森浩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如果说仅仅是给黄洋开玩笑,那只是林森浩的个人辩解。就本案看来,林森浩最后冷静地等待黄洋死亡,其主观恶性程度确实很高。”刘宪权强调,故意伤害致死中的“伤害故意”通常是在直接故意的情况下发生,比如行为人用刀在受害人非要害部位进行划割,且受害人的死亡实际上

”网友“柠檬没我萌_Oh-yeah”说,“但是法律是无情的也是公正的,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网友声音>>>网友“胡政宇idol”:结果并不让人意外,杀人偿命,这是一个法制国家应该做的,维持这个社会的平衡。网友“麦当当22”:杀人偿命古来就有,你下手的时候就应该知道有今天。网友“我住火星北”:支持判决!要不以后杀人都说开玩笑网友“赵贵妃”:觉得真的不应该是死刑,是舆论的压力吧?网友“伊簪”:只相信事实与真相,还请法院查明疑虑,显示法律的公正严明。网友“高冷超哥哥”:总感觉不应该判死刑 要减少死刑的使用。网友“我心的角落”:维持原判,很好,是林森浩应承担的后果。网友“咩咩-----小羊”:林森浩属于主观故意,应该绳之以法,支持法院的公正判决。网友“鬼话章贰鱼”:一念之差两个家庭的悲剧。虽说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但亲人真的很无辜。网友“花钿眉间”:最可怜就是父母!孩子啊,在做错事坏事任性之前请想想你的父母亲人啊!(四川在线记者 吴忧)。

这其实也是一个毫无退后可能的伦理底线。当然,为制造悲剧的林森浩道德定性并不是目的。应该承认,类似这样的极端案件时常都在冲击着我们的视野。类似林森浩这种不顾一切,行事偏激极端的行径,在一些领域和某些时候绝不鲜见,有时甚至成为某种普遍的行为方式。比如媒体日前披露的“15岁武校少年连杀两女童”事件,案发后,少年到受害人家里吃花生,甚至在警察旁边吃了一顿饭(2月18日《北京青年报》)。其残忍让人难以理解,究竟是什么样的因素,让这个看似背景普通,与他人一样正常的少年,为了一句话而举起屠刀。

该案的审判长王智刚曾是轰动一时的“杨佳案”的审判长。为黄洋办理案件的两位律师是上海的刘春雷律师和叶萍律师,他们其实是黄洋四川自贡荣县的老乡。今天黄洋的母亲和大姨也会到场来旁听整个案件的庭审情况;他的父亲黄国强说,因为警方之前找他做过笔录,所以他今天的角色是证人,不会全程来旁听整个的审理过程。作案动机被告交代 认为同学过于自以为是据林森浩供述,认为俩人关系一般,不是很“贴”,他认为黄洋很聪明优秀,但有些过于自以为是。

对于林森浩在一审时说自己是因为愚人节的玩笑下毒一说,黄国强表示自己完全不能理解。“开玩笑哪有这种开法嘛!”一审庭审 一个开过头的愚人节“玩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在11月27日进了开庭审判,在7个小时的庭审过程中,林森浩可以说是“惜字如金”,回答法官问题时说的最多就是“没有”、“无意见”。起诉书指控,在进入复旦大学医学院后,林森浩曾5次获得奖学金,其中1次获得国家奖学金。获得的款项,林森浩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用于请客,而是尽可能减少家庭的经济负担。

”而这场投毒究竟是不是“玩笑”,也是庭审中上诉方和公诉方关注的焦点。庭审中,林森浩坚称自己的行为是恶作剧、愚人节玩笑。但当检方发问“你有能力控制这个(药物)损伤的程度或者是你所说的恶作剧程度吗?”沉默两秒后,林森浩答道,“控制不了”。而在自己一审后亲笔写的致歉信中,林森浩仍坚持说对黄洋的所作所为只是缘于一闪念间的玩笑。但当被问道,“如果这是玩笑,你的笑点在哪里?”林森浩的回答,和此前他数次回答一样,都是“不知道”。下午1时45分,本案继续开庭。新民晚报新民网记者将继续全程关注。(记者:胡彦珣,李欣,萧君玮,宋宁华,程绩,蔡黄浩,李永生)。

林父称,他曾三次想向黄洋的父母当面道歉,但都未见到黄洋的父母。第一次是在上海,一审宣判后,他前往浦东黄洋父母的暂住处,但未能见到黄洋的父母。此后,林父两次前往黄洋在四川自贡的老家,希望当面道歉,但都未被接受。伴随着道歉引发出来的是有媒体报道称林父围堵黄洋父母。“我做也是错,不做也是错,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要怎么办了?”林父称,他的很多行为和言语被媒体误解报道了,就好比他根本没有围堵过黄洋的父母,他去只是想真心道歉。

王慧博 行外法 黄福宁

上一篇: 老人为防竹林遭盗砍 地铁出站口竖牌“埋有炸弹”

下一篇: 法国大革命对法制建设的贡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抚顺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1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