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林森浩一审获死刑 黄洋父亲称很欣慰


 发布时间:2021-03-03 00:38:25

当天23时许黄洋回到宿舍倒头便睡。次日上午八时许,躺在床上的林森浩听到金属调羹和瓷杯的敲击声--他知道黄洋喝水了。由于二甲基亚硝胺有刺鼻气味,黄洋喝了一口便感觉味道不对,虽使劲干呕,仍有部分毒水进入体内。谎称和同学有约,林森浩离开了宿舍。去图书馆自修的黄洋呕吐了十几次,直接到医院

当月19日,上海警方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向检察机关提请逮捕犯罪嫌疑人林森浩。2013年11月27日,该案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检方指控,林森浩与黄洋居住在同一寝室内。林森浩因琐事与黄洋不和,逐渐对黄怀恨在心。2013年3月底,林森浩决意采取投毒的方法杀害黄洋。3月31日下午,林森浩从其实习过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得装有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将剧毒化学品全部注入宿舍内的饮水机中。

复旦学子为投毒犯求情 人情法理如何守住公平正义?今年2月,复旦投毒案被告人林森浩一审被判死刑。近日,一封复旦部分学子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提交的《关于不要判林森浩同学“死刑”请求信》在网上引起热议。记者调查发现,部分网民对学生的请求持有异议,也有少数对此表示理解。法律专家认为,尊重民意并不等于被民意绑架,任何时候司法审判应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复旦学子为投毒犯求“免死”引争议2013年3月31日,复旦学子林森浩在宿舍饮水机中投毒,导致室友黄洋中毒身亡。

凑巧的是,这次门卫大姐放行了。宿舍管理员说,黄洋生前所住寝室案发后一直锁着,屋里的物品也没有清理,只有警方进去过。她俩相互搀扶着沿着阶梯一步步往上走,一个患有胆结石,一个患有心脏病。离寝室越近,她们越伤心。黄母来到421寝室的门前,埋着头,抽泣着。而大姨不愿走到门前,就喊黄母赶快离开,说受不了这种伤痛。成都商报记者透过门上的玻璃看到,里面杂乱无章地摆放了很多东西,上面的墙壁上还晾着衣服,只是人去房空。对面寝室的郑同学正在洗衣服。

4月11日,上海警方通报,在黄洋寝室饮水机残留水中检测出某有毒化合物成分。上海警方经现场勘察和调查走访,锁定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当晚依法对林森浩实施刑事传唤。4月12日林森浩被警方依法刑事拘留。4月16日,黄洋终不治身亡。黄洋去世后,其父母明确同意警方进行尸检,尸检于4月17日进行,尸检结果成为重要的案件证据。4月25日,上海市黄浦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批准逮捕黄洋的室友林森浩。10月30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通过官方微博透露,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了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提起公诉的被告人林森浩涉嫌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案。今日上午9时,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将开庭审理此案。(记者 卢俊宇)。

12月8日上午,备受公众关注的复旦大学投毒案二审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5法庭公开审理。被指在饮水机内投放二甲基亚硝胺致室友黄洋死亡的林森浩,在庭上辩称其没有杀人动机,在投毒后对水进行了稀释。辩方律师指黄洋死亡为爆发性乙型肝病巧发致死,要求法庭重新鉴定黄洋死因。(《京华时报》11月9日)林森浩一审时被判处死刑,就在一些人认定林森浩死罪难逃之际,事情仿佛起了变化。其实,二审最受关注的不是林森浩的变供,更不是他的道歉,而是“有专门知识的证人”出庭。

不知道还不会不会继续上诉!希望可以引发我们深层次的思考。路在何方?网友“kisses-jasmine”:结果怎样都无法弥补两个家庭的巨大创伤,看到林父去墓前看黄洋的新闻,其实还挺心酸的。这只是个案,不希望法律被舆论绑架的同时,更希望有关部门多对教育制度和教育方式进行反思。案情回顾:2013年4月,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他人投毒后死亡,该案件发生于复旦大学枫林校区中,犯罪嫌疑人为被害人室友林森浩, 投毒药品为剧毒化学品N-二甲基亚硝胺。

张丽与两名证人有利害关系,在没有其他证据佐证的情况下,证据能力不足。即便证人证言可以采信,也只能说明本案7万元的资金来源,可能存在证人与张丽之间的借贷关系,但与张丽本案所诉并非同一法律关系,因此,张丽以民间借贷为由要求林森偿还7万元,无事实和法律依据,遂于日前终审判决维持原判。法官说法 女方可以同居析产纠纷再主张权利那么林森“借”的这7万元,张丽一分钱也要不回来了吗?也并非如此。据办案法官介绍,对于该案,张丽可以同居析产纠纷,重新主张权利。

国财班 俞月欢 隆汇诚

上一篇: 小学生宗教宣传教育doc

下一篇: 住宿部党建三联示范点内容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抚顺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78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