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二审开庭 黄洋家人拒绝接受道歉


 发布时间:2021-03-04 04:23:15

公诉人询问被告人林森浩:白色的,这个意思是。林森浩:太显眼。公诉人询问被告人林森浩:放进去的话会很显眼是吗?林森浩:对。因为你这个液体是黄色的。解说:下毒后,林森浩就把装二甲基甲酰胺的袋子和其他废弃物扔到宿舍旁边楼梯口的垃圾桶里了。林森浩:因为黄色的医疗废弃物袋很明显,所以我就只

黄洋58岁的父亲黄国强一边搀扶着老伴,一边应付着团团围堵的媒体记者。“我很欣慰,我儿子可以瞑目了。”17日就专程从四川荣县老家赴沪的黄国强说,此次一审判决,“判了死刑,还是公平的”。此前一天,黄国强在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一审判决不是死刑,他肯定会向检察院申请抗诉,因为他想要的“就是杀人偿命,天经地义”。昨日上午宣判结束,始终都相当低调的林森浩父亲林尊耀也被媒体记者围堵。他话语依然不多,只说了三句话,“心里很乱,需要静一静,一定会上诉”。

对于结果,黄国强表示,“希望二审结果能够维持原判,这也可以让我们走出这一段难忘的记忆,开始新的生活。”与此同时,林森浩的代理律师唐志坚已经将宣判日期告诉了林父。相对于黄家人的等待,林父则显得有些忐忑,表达也不清晰。据悉,林森浩的父亲将于1月7日到达上海,而两位代理律师将在7日进看守所再次会见林森浩。道歉求情>>他能免死吗?二审判决结果出来前,大众关注的焦点是林森浩会不会免死。曾有复旦同学们为林森浩说情,他自己也亲写下两页多的道歉信,但另一方面就是被害人黄洋的父亲决不接受,坚决不宽容。

律师斯伟江告诉新京报记者,林森浩回答每个问题反应都很快:“他很平静,回答几乎不假思索”。【谈作案动机】“只是想要他难受”新京报:一审时,公诉人称,你是有预谋地采取投毒的方法杀害黄洋,杀人行为是“直接故意”。而你则辩称投毒是想恶作剧捉弄黄洋,你现在还坚持这一说法吗?林森浩:是的,这是事实。新京报:恶作剧为什么要针对黄洋而非其他舍友?林森浩:因为当时黄洋正好讲到愚人节要捉弄人的话,加上平时和黄洋也经常互相开玩笑。

“别人看了,可能有人认为这就是我投毒杀人的证据之一。”但林森浩辩解称,这只是他鼓励自己要勇敢。唐志坚介绍,一审宣判后,林森浩被送到新的看守所,他当时感到万念俱灰,没有任何希望,书也不看了。直到与二审律师会见后,他才重新鼓起勇气,重新看书,试图努力通过法律争取自己的权利。通过看书,林森浩最大的感受就是“如果缺乏社会阅历,就必须有阅读的习惯;如不读书,看看电视剧也好,电视剧里也有很多人生道理”。对于黄洋之死,林森浩称“后悔”,他觉得黄洋很无辜,自己的人生也很可惜。林森浩说他最遗憾的就是:自身一些不好的习惯让自己做了这件事情,后来又懦弱没担当,导致黄洋的死亡。“自己连做梦都在说‘对不起’。”唐志坚告诉记者,他和斯伟江在11月27日前往看守所见过林森浩。林森浩身体、精神状态尚佳,每天仍坚持看书和思考问题。“对于自己的投毒行为,林森浩一直是非常懊悔的。”成都商报记者 罗敏 袁伟。

他们自认为做得天衣无缝,能够瞒天过海,殊不知事情终有败露的一天。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作为司法工作者,无论如何要有最基本的底线,那就是对法律的敬畏。只有坚守底线,才能在面对种种诱惑时,摆正自己的位置,才能在纷繁复杂的社会中,洁身自好。否则,不仅会葬送自己的美好前程,给自己的家庭带来痛苦,也会给国家和人民造成损失。法条链接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第一款徇私枉法罪是指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对明知是无罪的人而使他受追诉,对明知是有罪的人而故意包庇不使他受追诉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行为。该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司法机关的正常活动。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在刑事诉讼中徇私、徇情枉法的行为。该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司法工作人员,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过失不构成该罪。刑法规定,犯该罪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蒋虎雄。

叶律师还专门向黄国强解释道,他是涉案证人,根据国家的相关法律规定,他是不能参加旁听的。“警方曾找我了解寝室的情况。”黄国强感到不能参加庭审是一种遗憾,但他听从法院安排。复旦学生捐款27万黄父说,复旦学生自发捐款27万余元,“学校称是他们组织学生捐款。”复旦大学党委研究生工作部部长陈殷华曾代表学校与其联系,表示愿进行人道主义援助5万元。“他们坚称自己没有责任”,黄父说,连补偿都不是。成都商报记者昨日致电陈殷华。陈说,学校已安排他负责其他事情,没有回应记者的采访。

而哪怕造成重大伤亡的放火罪、爆炸罪,法定刑首选刑种也只是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本案中,被告人林森浩只有认罪态度较好(对行为性质辩解不属于认罪态度不好)之“可以从轻处罚”(而不是“应当从轻处罚”)的情节,即存在该情节,法院在是否从轻上有自主裁量权,相对于林森浩为生活琐事动杀机的动机、残忍手段、社会危害极大的杀人行为,这不足以从轻处罚。中国并非废除死刑国家,在现行法律框架下,故法院对本案依法作出极刑判决,遵从了罪刑相适应的刑法原则,量刑适当。刘昌松(律师)。

老长 个家 行外法

上一篇: 开展务工人员普法情况综述

下一篇: 包头中国平安当代大厦电话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抚顺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098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