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投毒就像开玩笑”折射情感荒漠化


 发布时间:2021-03-06 09:27:50

希望你下辈子托生一个富裕的家庭,不要再受苦!”黄洋父母“希望早日走出阴影”黄洋去世之初,他的同学和校友一度为黄国强夫妇的晚年生活担忧,林森浩在二审庭审的最后也表示:“如果有机会,希望能做补偿。”对此,黄姿容表示今年黄国强已经达到了退休年龄,能够领到1000多元的退休金,加上失独家

被带上法庭的林森浩身着一件绿色棉大衣,较之前显得消瘦。被解除戒具坐下后,他依然面无表情,一直注视着审判席。审判长王智刚宣读判决书说,被告人林森浩为泄愤采用投放毒物的方法故意杀人,致被害人黄洋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罪名成立。判决书认定,被告人林森浩系医学专业的研究生,又曾参与用二甲基亚硝胺进行有关的动物实验和研究,明知二甲基亚硝胺系剧毒物品,仍故意将明显超过致死量的该毒物投入饮水机中,且在黄洋就医期间,林森浩故意隐瞒黄洋病因,导致黄洋因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而死。

2012年底,林森浩因个人原因不再继续报考博士研究生,黄洋则继续报考了博士研究生。2013年3月中旬,复旦大学2013年博士研究生入学考试初试成绩揭晓,黄洋名列前茅。检方指控,2013年3月底,林森浩决意采取投毒的方法杀害黄洋。同年3月31日14时许,林森浩以取实验用品为名,从他人处取得钥匙后进入其曾实习过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以下简称“中山医院”)11号楼二楼影像医学实验室204室,趁室内无人,取出装有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并装入一只黄色医疗废弃物袋内随身带离。

他说,自己只是愚人节想整一下黄洋,让他难受一下,没想到会杀人。这个从侦查阶段就让警方觉得十分牵强的理由,被林森浩坚持到最后。宿舍第三人提示确定毒物吴鑫铭是在4月1日中午接到黄洋电话的。等他从闵行区实习的医院赶到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看到黄洋正在打吊针,人显得很累。他后来在对警方的口供中说,输液室里太嘈杂,自己也没有细问病情。医生说黄洋吐得厉害,又正在发热,需要多输液防止脱水。但直到输液结束,黄洋体温还没下降,他自己要求注射了退热针。

有可能减轻对被告人的处罚,像复旦学生、和本案原本无关的退休教师的请求呢?洪道德认为案外人的请求可能会起到相反作用。洪道德:除了被害人以外的其他人的请求,只有在被害人有过错的案件当中,才能有正面的影响作用。所谓被害人有过错,是指被告人的犯罪行为实际上是大义灭亲、见义勇为行为。本案的被害人,在被告人这起谋杀案件中,是没有过错的。在被害人没有过错情况下,案外人的请求,有可能给被告人带来的是相反的作用。(记者 刘飞 实习记者 曹梦媛)。

中新网12月8日电 据新华社官方微博“中国独家报道”消息,今天上午10时,备受关注的“复旦投毒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开庭。此前,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月18日一审认定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林森浩委托辩护律师提起上诉。在今年2月18日的一审宣判中,被告人林森浩犯故意杀人罪被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林森浩随后上诉,在诉状中否认有杀害被害人黄洋的故意。2013年4月15日,复旦大学校方深夜发布官方微博,该校医学院一名医科在读研究生因身体不适入院,后病情严重,学校多次组织专家会诊,未发现病因。

话不多的林森浩放弃了最后的自我辩护,但在庭审结束前,他说:“我的行为导致我同学黄洋的死亡,给他家庭带来了巨大打击。我对不起我父母近30年的养育之恩。我罪孽深重,我接受法庭给我的任何审判。”文/记者 李洪鹏案情回顾(2013年)4月1日复旦2010级在读医科研究生黄洋身体出现不适,当晚被送至该校附属中山医院就诊。4月11日上海警方通报,在黄洋所在寝室饮水机残留水中检测出某有毒化合物成分。警方锁定黄洋同寝室同学林森浩有重大作案嫌疑。

防治所 天庆 集箱

上一篇: 出国打工月薪两万 12名民工轻信黑中介被骗27万

下一篇: 胶州建成全省首家公益诉讼宣传教育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抚顺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01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