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投毒案二审 林森浩否认对黄洋不满而起杀念


 发布时间:2021-03-01 17:14:54

“我们什么都不懂,一切事情都交给律师在办,心里只有干着急”,黄国强说,事情发生后,黄家人得到了许多社会热心人士的帮助,他们很感激。昨晚7时许,成都商报记者来到黄国强家里,他和妻子杨国华刚从黄洋大姨家吃过晚饭回来。杨阿姨身体不适已经休息,黄国强独自坐在沙发上收拾衣物。“东西带多了不

因为停放时间太久,模样已经有些走形。黄国强的父亲说,考虑到案件并未了结,可能还需要尸检,还暂不考虑下葬。黄洋遗体曾接受过两次尸检。最近一次尸检在9月15日,有十几名专家参与,确认黄洋应为N-二甲基亚硝胺中毒身亡。在黄洋出事后,算上这次参加庭审,黄国强夫妇已经五次从四川老家赶到上海了。4月3日,得知黄洋出事后,夫妻俩在上海呆了一个多月,因身体不适回到四川。5月底,夫妻俩再次来到上海,一直呆到7月底。两次来沪,夫妻俩都和复旦校方进行了沟通。

中新网2月18日电 备受关注的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投毒案今日将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在一审庭审中,被告人林森浩称投毒动机是为了愚人节整黄洋,并没有预料到会致死。而受害人家属则态度坚决,要求“严惩凶手”,黄洋父亲黄国强更是强调,如果一审判决结果不是死刑,肯定会提起抗诉。林森浩被控以投毒方式故意杀人去年4月15日,复旦大学校方深夜发布官方微博,该校医学院一名医科在读研究生因身体不适入院,后病情严重,学校多次组织专家会诊,未发现病因。

获得的款项,林森浩并没有像其他同学那样用于请客,而是尽可能减少家庭的经济负担。有同学证实,黄洋曾对林森浩获得奖学金不请客不满。对于自己和黄洋的关系,林森浩坦言他们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冲突,但黄洋认为他没有生活情调,自己则认为黄洋自以为是。话不多的林森浩放弃了最后的自我辩护,但在庭审结束前,他说道:“我的犯罪根源,首先,在接受高等教育的几年里,我的性格内向,加上对为人处世这方面重视不够,不怎么学习;其次,我对为人处世的对和错缺少正确认识,就是我这个年龄本该有的(指为人处世的认识)。

在庭上,“有专门知识的证人”挥洒自如,做到了用证据说话,给人留下极深印象,似乎使投毒案充满变数。说到“有专门知识的证人”——有时也叫专家证人,一般出现在民事案件中。不过,2013年1月1日起施行的新刑诉法第192条明确规定:“公诉人、当事人和辩护人、诉讼代理人可以申请法庭通知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就鉴定人作出的鉴定意见提出意见。”换言之,无论公诉人还是辩护人都有权利请“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有专门知识的人”能发现案件中不为人知的漏洞,从而更好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解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两个父亲在问,整个社会都在问。记者:你没有向他们说明黄洋发病的原因是吗?林森浩:没有告诉。解说:《新闻1+1》今日关注复旦投毒案,谁的悲剧?!。评论员 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发生在去年,并且一直广泛让大家关注的复旦大学投毒案,今天上午在上海一审宣判,我们来看背后大屏幕上的两张照片,这是一审宣判之后两位老人在哭,一个是投毒者林森浩他的父亲在哭,一个是受害者黄洋的母亲在哭。

黄洋出事的那一天在去年4月1日,今年清明节是黄洋去世后第一个清明节,这是一个让黄国强夫妇不愿意面对的一个节日。今年清明节当日下午,黄国强告诉记者,正是因为有清明节这一节点,夫妇的生活因黄洋事件遭到外界的干扰,于是当天到黄洋坟墓看望过后,决定离开荣县回到老家。他说,在回老家前已经决定了,把住址严格对外保密,不愿意接受他人的打扰。“不想见到林家人,也不会原谅他们,更不愿意提及这事。”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陈志综合新民晚报、新民网事件回顾◎2013年4月1日 复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黄洋饮用寝室饮水机中的水后,身体不适,有中毒症状◎2013年4月11日复旦大学报案。

“只有过失犯罪,行为人从内心来说,是希望这种结果不要发生的,也即危害结果的发生实际上违背了行为人的意愿。”刘宪权指出,本案中林森浩在实施明显“加害行为”时,对危害结果的发生其实是“心里非常清楚”,且林森浩此前做过相关动物实验,但他仍然实施犯罪,这就排除了其对危害结果持否定态度的可能性。同时刘宪权指出,在黄洋喝下有毒饮用水后,经历了从中毒到死亡的一段较长时间。在此期间,林森浩如果对危害结果持否定态度的话,只要稍微采取一些措施,早些讲出真相,黄洋的死亡后果可能就不会发生。

林森浩投放毒物的毒性也成为庭审争议的一个焦点问题。据称,陈从实验室中取得的二甲基亚硝胺原液,并非从正规渠道购买而来,而是一瓶生产于12年前的产品。这瓶二甲基亚硝胺销售者的证言显示,她于2011年接到复旦学生吕某某的电话,要求购买一瓶二甲基亚硝胺原液,但当时这个产品已经停产,“我从仓库里给她找了一瓶,10年前生产的,100毫升装的。”林森浩在2013年投毒所使用的这瓶二甲基亚硝胺,在被实验用后,其实又经过了两年时间。

央广网北京12月14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晚高峰》报道,12月8日,原计划一天内完成的复旦投毒案二审持续到深夜11时33分才结束,二审上诉人林森浩在开庭前专门给自己拟了一份“最后陈述”文稿,但由于时间原因,林森浩没有将文稿念完,而是直接交给了法庭。昨天,这份765字的“最后陈述”手写文稿曝光。在“最后陈述”中,林森浩称自己“在思想上无家可归”,并请求黄家原谅。林森浩说:并不奢望结局,如果侥幸还有机会,余生会尽力补偿黄家父母,服侍终老;如果自己还是走了,那也是报应,希望黄家父母好好活着。从去年4月1日事情发生到现在,争议太多,唯一能肯定的是:林森浩的一时冲动,彻底毁了两个家庭原本的幸福。案件背后,是性命攸关和法律尊严。惟愿逝者安息,生者勇健。

沈玉飞 龚伟 荣登

上一篇: 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学知识点

下一篇: 电大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论述题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抚顺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83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