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复旦投毒案”死刑判决量刑适当


 发布时间:2021-02-28 06:15:13

孔子说的朝闻道,夕死可矣,(就是这个意思)。”林森浩则回应他说,他在家信里也引用了这句话。“他说他一边忏悔,一边认识生命的意义。以前看没有感觉的文字,现在看有时感动不已。”一场宣判两个家庭黄父:一辈子抹不去失子之痛昨日,荣县的天空飘着小雨。上午11时许,黄洋的姑父杨开祥、姑妈黄资

对于上述质疑,黄洋的代理律师叶萍说,二审时,林的辩护律师斯伟江确实在法庭辩护技巧方面表现出彩,但具体到翻案的证据方面,其实并不充分。“他可能把一些小的细节放大出来,但实际你如果看到整个案卷,你会发现,这些细节并不能推翻什么。”二审法院回应两大焦点:为什么是故意杀人?为什么是中毒致死?记者了解到,在2014年12月8日的二审庭审中,控辩双方争议焦点集中在两点:一是被害人黄洋的死因,究竟是中毒致死,还是“爆发性乙肝”;二是林森浩主观上是否存在杀人故意。

复旦投毒案二审今日(12月8日)在上海高院公开开庭。上午的庭审持续到将近13时,休庭期间,被告人林森浩的辩护律师斯伟江告诉新京报记者,今天庭审的重点是关于“故意杀人还是恶作剧”的争论。斯伟江透露,将在下午的庭审中出示新的证据,这些证据与被害人黄洋的死因相关。斯伟江说,新的证据主要聚焦于致使黄洋死亡的毒物的定性问题,会有专家和证人出庭。“是不是这个毒,结果可能会比较出乎意料。”斯伟江转述,上午的庭审中,林森浩在被问到想对黄洋的父亲说些什么时,情绪有些失控。“问了他几次,他表达不了。他情绪很激动,哭了一两分钟,应该是觉得比较愧疚。”2013年4月,复旦大学医学院研究生黄洋遭他人投毒后死亡。犯罪嫌疑人为被害人室友林森浩,投毒药品为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今年2月18日,复旦投毒案一审宣判,复旦医学院研究生林森浩因故意杀害室友黄洋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记者 贾世煜)。

【肝病专家解读】“不管是哪一种结果,都不能说明这次肝衰竭是由乙肝引起”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感染病科副主任王晖为进一步解读黄洋的死亡原因,记者在宣判后采访了本案的另一位司法鉴定专家——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感染病科副主任王晖,她从事感染性疾病及肝病的临床诊治及基础研究长达二十余年,目前是中华医学会上海感染病专科分会委员兼秘书、上海医学会肝病专科分会委员、上海市感染性疾病科临床质量控制中心委员,曾作为日本国立病院长崎医疗中心访问学者、美国德州医学中心贝勒医学院博士后。

庭审持续一天,法庭将择日宣判。焦点1 他为什么要投毒?“你为什么杀他?”检方、黄洋代理人、林森浩的辩护律师,都向林森浩问了同一个问题。此前警方发布的消息中,将两人矛盾的原因归结为琐事。“我只能说这是一个巧合。”林森浩的解释是一个“开大了的愚人节玩笑,整人整过了头”。“他也是一个聪明、优秀、善良的人”,林森浩这样评价同住一屋的黄洋,但他也表示两人关系一般,“不是很铁,互相有些看不惯。对于黄洋偶尔跟他开的玩笑,他并不喜欢,“黄洋对自己和对别人的标准是不一样的,这不公平”。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于2月18日对此案一审公开宣判,被告人林森浩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林森浩为泄愤采用投放毒物的方法故意杀人,致被害人黄洋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杀人罪,依法应予惩处。判决书中写道:“被告人林森浩因琐事而采用投毒方法故意杀人,手段残忍,后果严重,社会危害极大,罪行极其严重。林森浩到案后虽能如实供述罪行,尚不足以从轻处罚。辩护人建议对林森浩从轻处罚的意见,亦不予采纳。”一审宣判后,被告人林森浩委托辩护律师提起上诉。2013年4月1日,复旦大学枫林校区2010级硕士研究生黄洋饮用寝室饮水机中的水后出现中毒症状,后经医院救治无效于2013年4月16日去世。(记者张淑玲)。

图为被告人林森浩出庭接受审判。梁 宗 摄备受关注的“复旦大学投毒案”今天在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第二分院指控,林森浩与黄洋均为复旦大学学生,居住在同一寝室内。林森浩因琐事与黄洋不和,逐渐对黄怀恨在心。今年3月底,林森浩决意采取投毒的方法杀害黄洋。3月31日下午,林森浩从其实习过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影像医学实验室取得装有剧毒化学品二甲基亚硝胺的试剂瓶和注射器,当日17时50分许,林森浩将剧毒化学品全部注入宿舍内的饮水机中。

车祸现场位于105国道钟落潭镇长腰岭段北侧,长腰岭文化体育公园牌坊对出路面。肇事的灰色别克轿车车头凹陷变形,车前保险杠脱落,车前盖向内变形,车风扇位置有凹陷。地面多处血迹斑斑。报案男子名叫林森,随后他被带到派出所。共有三人在事故中死亡,另有一位名叫甘某连的人受轻伤。“我和表妹及两名朋友在钟落潭长腰岭村委旁等车。突然,我看见一辆轿车撞向一辆摩托车,撞后两车均向车站站台驶来,我们等车的人都赶紧跑,但我躲不及,被车撞到了脚……我坐在地上不能动,从轿车上下来一男一女,男子过来问我伤情并说‘对不起’。

”换言之,无论公诉人还是辩护人都有权请“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而在现实中,辩护人请“有专门知识的人”无疑更值得期待,“有专门知识的人”具有专业知识,可能会发现不为一般人所知的漏洞,以更好地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不管胡志强能否使复旦大学投毒案发生转折,“有专门知识的人”出庭都是好事,都见证了法治的进步。刑事诉讼法向来被誉为“保障人权的小宪法”,新刑诉法更加注重人权保障,也更加强化证据意识、程序意识和监督意识。

黄洋律师:不好发表意见,个人的行为,你要求情也好,你找一百个人,上千个人。换个角度如果站在黄洋父母的角度,他也可以找一百个人,更多人,三万个人。大家还是回到法律本身,这事情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别受这方面因素的干扰。对于在二审开庭前“求情”“求免死”的行为,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洪道德明确,只有被害人一方谅解,才可能减轻量刑。洪道德:只有被害人一方提出请求,对被告方宽大处理,这种请求对法院最后的判决是会有比较大影响的。

谢道韫 大会党 所官

上一篇: 江苏泰州6名干部职务犯罪被起诉

下一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医院官网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 2012-2020 抚顺城市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2994